一个脾气很差的老年人 只想吃傻白甜不想做阅读理解 tag里也不想看到日常唠嗑 就很难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给自己疯狂加戏的人

© u!
Powered by LOFTER

lunático

  清冷的雨似箭阵般袭向土地融进地层以下,如鼓点的雨声掩盖了他的脚步。而那个声音如同一道绳索紧紧缠缚住他的脚踝。

 

  他停下,任雨水冲洗单薄的衬衣,和早已湿透黏着肌肤的头发。

 

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

  声音从他身后视线不可及处传来,平静而又寡淡,传进他耳膜时的感受像迎面而来的细雨连绵一样清冷。

 

  雨滴打在他脸上的时候如箭矢穿透躯体一般疼痛,话语则像一把利刃剜在他的心头。

 

  他的嘴唇上下轻轻阖动,喉间却滚不出一个音节来。

 

  时间被雨水击穿,他没转过身去,实际上也不敢转过身去。

 

  “……去找维雷特。”

  

  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糟糕的蠢话。

 

  >>>

 

  活见鬼。他根本不知道维雷特是否真的存在——这一切是没有依据可言的。

 

  而且——他也并不是真的想去维雷特,他只是想找一个乌托邦,一个理想国。即便理论上有可能存在这样的地方,但现实显然不可能存在。

 

  最后他无奈妥协,怎样都好,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,去哪都行。即便去一个地图上根本没有记录也没有标记的地方也好,他所做的只是需要逃离这里,越远越好,天涯海角不行,会被找到。

 

  逃吧,逃吧,但他绝不丢盔卸甲,精神上的约束决不允许他像个狼狈落荒而逃的逃兵,即便逃离,他也要像个躲避纷乱的贵族一样离开。

评论
热度 ( 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