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脾气很差的老年人 只想吃傻白甜不想做阅读理解 tag里也不想看到日常唠嗑 就很难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给自己疯狂加戏的人

© u!
Powered by LOFTER

企划的图和互动还有摸鱼……

最后是人设一稿和二稿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想放上来……


算是黑历史囤积了吧哈哈哈哈哈

没有我闲着无聊把这几年完成度还能看的都发上来好了……。

呃想了想太尴尬了算了 毕竟(。


第一张歌单里跳到月光润色女孩有感瞎涂

要走超长的路——

(粉血是超高校级的((滚

弗兰肯斯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,而我注视着它

 我是在梦里的,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在经历我的梦境。

 我看见其他很多人,我脑海里我的声音告诉我,逃,逃啊,那个怪物会追上来,会把我的骨头嘎吱嘎吱嚼得粉碎,腥味液体从它裂开的嘴、从发黄恶臭的牙齿里逃出来,我死了,我还在逃。是的,我死过一次了,我还在逃。

 这是第二次,或许第三次,也可能是第四次,你知道的,人难得留住夜晚的记忆,灯光偷走他们,而你攥住一星半点,大脑超负荷运转时渐渐将这些空想清理出去。

 我至少死过一次了。这种想法太奇妙了,我在梦里,没有什么不可能的。

 潜意识里撕裂的声音哀求着呼喊,逃啊,你在犹豫什么,你忘了骨头血肉被揉在一起时的声音吗。...

lunático

  清冷的雨似箭阵般袭向土地融进地层以下,如鼓点的雨声掩盖了他的脚步。而那个声音如同一道绳索紧紧缠缚住他的脚踝。


  他停下,任雨水冲洗单薄的衬衣,和早已湿透黏着肌肤的头发。


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
  声音从他身后视线不可及处传来,平静而又寡淡,传进他耳膜时的感受像迎面而来的细雨连绵一样清冷。


  雨滴打在他脸上的时候如箭矢穿透躯体一般疼痛,话语则像一把利刃剜在他的心头。


  他的嘴唇上...